? 淑仪娘娘趁着空档开口问着:“锦玉呀,你在府中,可还有什么急事?”

   “相府?”元锦玉有些疑惑,淑仪娘娘怎么这么问自己?

   “.”淑仪娘娘点头,看向元锦玉的眼神,让她心中有些毛毛的。

   “回娘娘的话,并没有什么急事是同锦玉有关的。”她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已经很保险了,若是淑仪娘娘想探听相府的事情,也该到此为止了。

   没有想到的是,淑仪娘娘登时眉开眼笑起来,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还顺手牵住了她的手,那样子,倒像是两个人很熟稔一般:“这样便好,锦玉,你不知道,那两位王爷都是忙起来没命的,瑞王妃身子不好,也不能陪本宫,你就在本宫那里住一段时间吧,如何?”

   若是以往,元锦玉必定说上一句,这不合礼数,但是现在,她因为不了解淑仪娘娘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是担心慕泽,也害怕自己去单独拜访的时候,见不到慕泽。

   既然淑仪娘娘如此说,那么元锦玉也就只能答应了下来:“淑仪娘娘厚爱,锦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好。”淑仪娘娘连着说了两句,之后才拉着元锦玉对沈贵妃道:“那这锦玉,本宫就先领走了。待到下次,妹妹再来给贵妃姐姐请安。”

   淑仪娘娘说完,也没再这里多留,带着元锦玉就出了这戚芳宫。

   元锦玉想到刚刚沈贵妃看自己的眼神,想着还是先离开了为好,不然她用起什么不入流的手段,自己还怎么招架?

   元修仪赶到的时候,正好是元锦玉离开不久,听说她随着淑仪娘娘走了,元修仪的脸色变得很不好。

   都说了宫中近段时间不太平,这锦玉怎么这么傻,一劲儿的要留下来?再者,她住到谁那里去不好,要住到淑仪娘娘那里,不知道瑞王妃时日无多了么?

   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

   元锦玉当然知道,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招,她必须走。

   在路上的时候,淑仪娘娘显然已经将元锦玉当成了自己人,得意的对着她道:“你看没看到刚刚沈贵妃的脸色?哈哈真是精彩,锦玉啊,你可真是个活宝贝,下次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本宫也带上你,你给我好好的气一气她们!”

   元锦玉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女子明媚的侧脸,想着这么多年,淑仪娘娘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她难道还想要自己将宫中的人得罪个遍才干休吗?

   不过听她提起皇后娘娘,元锦玉忽然想起了另外的事情。

   上次去楚王府,还在合计怎么让吴婉儿已经有了反心的事情,传到皇后娘娘的耳中。

   于是她装作不经意的问着:“说来锦玉的嫡姐也嫁到楚王府有段时间了,听闻楚王同皇后娘娘关系一向如同母子一般,不知道嫡姐近来会不会随着楚王殿下进宫,见见皇后娘娘呢,锦玉甚为想念的。”

   这会儿已经快到了翠微宫,路上没什么人,淑仪娘娘说起话来更没什么顾忌:“请安?这个本宫不知道,但是丽妃可是有段时间没到皇后那里去了。”淑仪娘娘说完,还对元锦玉笑了笑:“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元锦玉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未来的婆婆,先示个弱,讨好一下总没错的。

   淑仪娘娘一副我就知道你肯定猜不到的得意样子,靠过来,身上的馨香,元锦玉也能闻个清楚:“这宫中都猜啊,丽妃已经和皇后不对盘了,而且据说还是楚王府中兴起来的事情,不仅是她,连楚王都许久未进宫了。”

   “那婉妃呢?她不来进宫请安么,毕竟她还是皇后娘娘的侄女呢。”元锦玉装作好奇的问着。

   淑仪娘娘哈哈一笑,能生出慕泽和慕翎那样样貌的皇子,她的样貌自然也是极美的:“这姑母什么的,哪里有夫君亲。”

   元锦玉的心放下了一半,看来元绣玉这是成功了。就是这成功,似乎并不像是自己想的那么顺利。

   楚王有了反心,并且已经开始动手了,那王守全,应该就是他的杰作。

   但是皇后娘娘对吴婉儿起了疑心,吴婉儿想要再打探什么消息,也很困难,这样对楚王来说,她就是不值得利用的棋子,那么楚王府中的平衡,这段时间又该回来了。

   元锦玉希望元绣玉也能争气些,将那吴婉儿玩死了才好。

   到了翠微宫,元锦玉才有些不大好意的问着淑仪娘娘:“娘娘,听闻两位王爷都在这宫中,锦玉过来小住,是不是不大好啊?”

   淑仪娘娘还因为她是害羞,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未出阁就和外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对她的名声也不好。

   所以淑仪娘娘便安慰着:“瑞王他每天早出晚归,你平素该碰不到他,宁王又是个不近女色名声在外的,近来还混账地和府中的男宠纠缠不清,已经被本宫给关起来了,不认错就不放出来,你更加不用担心了。”

   元锦玉诧异:“娘娘竟然将宁王殿下关起来了?他没有……怨言么?”她怎么也不相信,淑仪娘娘要关他,他就老老实实的被关啊。

   怪不得自己来到宫中的消息都传不到他那里去,看起来是淑仪娘娘封锁了消息?

   淑仪娘娘还有些得意似的对元锦玉道:“皇上也是同意了这件事的,他再怎么桀骜不驯,也不敢抗旨不遵。只要他一天不将那男宠交出来让本宫处死,本宫就一天不放他出来。”

   元锦玉伸手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这怎么交啊,自己就是那个男宠啊。

   而且她的心中还有另外的疑问,她总觉得,这件事不会是这么容易的。

   首先慕泽的性子那里,说不通;再者就算是因为自己的事,和慕翎闹了不愉快,元锦玉却并不觉得,他们两兄弟会反目成仇,慕翎一定会帮慕泽说情;第三,皇上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就将他的大将军给关起来,朝政都不管了?若是真的想治那个“男宠”的罪,直接派人去搜府不就成了。

   元锦玉心中的这些疑问,并没有说出来,而是有些受宠若惊的问着:“娘娘怎的将这些事情都同锦玉讲了……”

   淑仪娘娘还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中,想着怎么拿捏慕泽才好,听到元锦玉的这话,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左右以后也是一家人,这些事情,你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元锦玉微微瞪大了眼睛,一家人?淑仪娘娘还没死了要将自己指给瑞王的心思?她可不愿意的。

   淑仪娘娘也发觉自己说漏嘴了,这还没和元锦玉熟识起来呢,就同她说这些话,淑仪娘娘担心吓到元锦玉。

   再者,元绣玉出嫁后,元锦玉作为县主,虽然是个庶女,在相府中,可是同嫡女有同样的地位。

   若是让她嫁给瑞王做续弦,相爷未必会同意的。

   于是淑仪娘娘只得开口解释着:“哎呦你看本宫,这不是没有小公主么,所以就特别想要个女儿,一见你便觉得亲切,所以这些话啊,就脱口而出了,锦玉不会怪本宫吧?”

   元锦玉摇头:“怎么会,娘娘能喜欢锦玉,锦玉高兴还来不及呢。”

   淑仪娘娘笑得开心,随即带着元锦玉进了寝宫。

   因为要元锦玉陪她小住,淑仪娘娘先是派人去元修仪那里送了个信,然后又派人通知了一下相府的人。

   崔氏在府中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心中是一团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元锦玉留在元修仪那里也就罢了,怎么留在淑仪娘娘那里了?淑仪娘娘难不成还想让她给瑞王殿下做续弦?若是这样,那元锦玉岂不是又压了自己的女儿一头?

   她越想越来气,晚上相爷回来,便将这件事告诉了他。谁知道相爷沉思了一下,只是叹口气:“这件事又不是你不想让她在宫中留,她就不留的,那是淑仪娘娘的旨意,咱们拒绝不得,再者,本相倒是觉得这情形还不错。”

   崔氏还有些生气似的:“但是这不合规矩啊……而且淑仪娘娘也没说什么时候将锦玉放回来,那宫中的水多深啊,妾身这不是害怕锦玉在宫中受委屈么?”

   相爷还在府中丫鬟的伺候下脱着朝服,闻言侧头看了崔氏一眼:“担心?本相觉得,锦玉不在府中,你这日子能更舒坦点吧?”

   崔氏的脸被说得一阵青一阵白的,最终也只能悻悻的走了。

   而在宫中的元锦玉,根本没去想相府的情况,只是在晚膳后陪着淑仪娘娘说了会儿话,就在这翠微宫中转悠了起来。

   淑仪娘娘说将慕泽给关起来了,但是她不好打听是关在那里,但翠微宫一共就这么大,她想要找,总是能找到的。

   绕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她终于在西厢房那边,发现了有太监把守的屋子。

   元锦玉又环视了一圈,没见到三十,也没有慕泽其他的侍卫。

   她心中更加疑惑了,就这么两个太监,就把慕泽给关住了?不会吧?

   她往前走了两步,那两个太监直接就拦住了她:“站住,你是什么人?”免费最全的欧美大片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