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视频app下载了谢安澜身上的伤不少,但是基本上不影响行动,所以睡一觉请来精神就恢复了七八分。有这个时间,陆英也替她带回了易容需要的工具,于是清俊少年无衣公子就再一次出场了。仔仔细细替自己易了容,细心的连脸上的肤色都苍白了几分,谢安澜才满意的出门。只是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怨念:所以说,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到底是不是存在啊。虽然她的速度算是极快了,但是每次易个容也还是要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的,若是有什么急事绝对来不及。当然随便换个男装画个装糊弄一下人也可以,但是禁不起细看,基本上只要有人仔细看都能看得出破绽。

  打开房门,陆英和方信依然还尽职的站在门口。看到谢安澜出来,陆英一愣,“公子,你...不需休息么?怎么就出来了?”

  谢安澜摆摆手道:“没事,睡不着出来走走。”

  陆英一想也是,若是在家里养伤还有人陪着说说话,在院子里坐坐或者看看书什么的。这小破庄子里有什么?就算在屋里看书都嫌伤眼睛。

  “陆...你们家四爷呢?”谢安澜问道。

  陆英道:“四爷被曾大人他们请过去了,山腹里的兵器都已经运出来了,那些潜逃的人也发了海捕文书到处通缉。四爷和曾大人他们还在省那些被抓住的人,看看有什么线索。”

  谢安澜点点头,“浮云公子没事吧?”

  陆英眨了下眼睛,道:“好像没听说有什么事,不过浮云公子的腿伤还想也挺重的,可能得卧床修养一些日子了。”这位柳家的十三公子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之前被人砍了一根手指,这才不过半年,有被狼咬了腿。不过那种情况下,能或者回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谢安澜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探望一下柳浮云。毕竟大家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了,之前柳浮云还派人送了药给她。她好手好脚的不闻不问有些说不过去了。

  这庄子条件简陋,柳浮云的待遇也没比谢安澜好到哪儿去。谢安澜过去的时候里面有人正在劝柳浮云先回京养伤。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问道:“什么人在外面?”门口的守卫恭敬地回道,“谢公子过来探望柳大人。”

  “无衣公子,请进。”里面响起柳浮云有些低沉的声音。

  谢安澜走进有些简陋的房间里,柳浮云正坐在床上脸色有些沉郁,一边坐着一脸不耐烦的柳荣以及一个站着的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

   美女带来的清新的风景线

  中年男子显然是在苦口婆心的劝说柳浮云,柳荣却只是不耐烦地在一边看着。对弟弟的伤势毫不在意,如果可惜他倒是希望柳浮云真的就此瘸了呢。

  “浮云公子,伤势如何?”谢安澜问道。

  柳浮云神色稍缓,朝谢安澜点点头道:“并无大碍,无衣公子怎不好好歇息?”

  谢安澜笑道:“我伤的不重,已经睡了两个多时辰,再睡下去晚上就该睡不着了。出来走走透口气,正好来看看浮云公子的伤势。”

  柳浮云道:“多蒙挂念,一切安好。送过去的药可还合用?”

  谢安澜拱手谢道:“都是极品的伤药,怎么会不合用?还要多谢浮云公子。”

  柳浮云摇头,“无衣公子与我有救命之恩。”

  见他说的认真,谢安澜倒是有些乐了,“这么说,浮云公子与我岂非也有救命之恩?”柳浮云摇摇头,他心理很清楚,昨天如果不是有一个犯人拖累如果只有谢无衣一个人的话,以他的身手想要顺利脱身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打不过还能跑不过么?无衣公子在山林间自由自在随意的仿佛天生就长在那些丛林中的一般。

  坐在一边的柳荣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和乐融融的模样,心中更是烦闷,没好气地道:“你们说完了没有?!老十三,你到底走不走!”

  柳浮云道:“大哥,古塘县的事情尚未完结。不暂时还不能回去。”

  柳荣嗤笑一声道:“你留在这里有什么用?三位王爷,还有承天府,刑部,大理寺都有人在这里,谁还需要你一个瘸子做什么?若是不把你带回去,回头爹和姑母又要骂我不知道友爱兄弟了。”柳浮云淡然道:“我自会让人回去禀告父亲说明情况,大哥不用担心。”

  柳荣冷哼了一声,“随你便!”说罢便转身拂袖而去。离去前还不忘泄愤地踢了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一脚,“还不走?没听十三爷说,人家不回去?留在这儿碍眼呢?”

  中年男子夹在两位公子中间左右为难,看到柳浮云摆摆手示意他退下,才松了口气恭敬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柳浮云和谢安澜,气氛反倒是没有方才的轻松自在了。谢安澜心知柳浮云怀疑自己的身份,总是有几分心虚的,一时间房间里有些安静。

  谢安澜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公事总是忙不完的,浮云公子还是安心养伤吧。我就先告辞了。”

  柳浮云看着谢安澜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道:“多谢,无衣公子也安心养伤吧。”

  谢安澜点头应了,转身退了出房间。

  柳浮云靠在床头,望着被重新关上的房门默然出神。有些幽暗的房间里,一双沉静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夹杂着了悟和遗憾的黯然。

  从柳浮云的房间出来,就看到陆离正站在门外不远处看着自己。谢安澜不由展颜一笑快步走了上去,“忙完了么?”

  陆离点头,“原本就没有多少事,审讯的事情可以回京继续,追捕逃犯的事我们也帮不上忙。明天应该就可以启城回京了。”事实上就算他们明天不回去,昭平帝只怕也会下旨招他们回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昭平帝不可能不找人亲自问问。

  谢安澜有些满意,“出来这么多天,是该回去了。”还不知道西西和谢啸月这些天过得好不好呢。

  “柳浮云如何了?”陆离问道。

  谢安澜有些意外,“你没有去探望浮云公子么?”这是不是太失礼了,按说陆离不是这种处事不周全的人啊。除非,他是故意的。

  陆离淡淡道:“我现在不想见他。”

  谢安澜有些无奈地叹息,“这次的事情也不是浮云公子的错,毕竟是我自己要一起去的啊。何况,我不是没事么?四爷,您这样做会让人对你有看的啊。”

  陆离道:“我跟柳家关系本来就不好,不去探望柳浮云有什么奇怪的?”

  陆离跟柳家关系确实是不太好,但是跟柳浮云的私交其实比个柳家好那么一点。只是两人谁都没有宣扬罢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又要不太好了。

  陆离拉着谢安澜往前走去,“受了伤还到处乱跑,回去休息。”

  谢安澜挣扎着不肯,“放开我...有人看着呢,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男男授受不亲?”

  谢无衣已经被人传说跟穆翎那什么了,他一点儿也不想再多加一个陆离。虽然本质上她的爱好确实应该是男,但是外人不知道啊。谢无衣性别男,爱好男,会吓到一片人的。

  “......”他确实没有听说过。

  “这庄子里是不是还有被关押着的姑娘,前几天有一个姑娘挨了鞭子没送出去,你们找到她了么?”谢安澜问道。

  陆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有七八个女子,都关在东边的小院里。”

  “我们去看看吧。”谢安澜道,“还有古塘县里那家妓院,有人去查么?”

  “已经让人将那家青楼抄了。”陆离道。

  两人走到东边的一个小院里,院外都有人把守,看到陆离和谢安澜门口的士兵立刻拱手见礼,“陆大人。”

  陆离微微点头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士兵摇摇头道:“里面的人都受了惊吓,不过这会儿倒是安静下来了。曾大人说等到查清了她们的身份户籍之后再让人送她们回原籍。”

  陆离点头拉着谢安澜走了进去。

  前几日挨鞭子的少女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立刻吓得缩到了角落里。等到看清楚门口的两个人,又有些愣住了。门口的两个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个脸色苍白的更准确的说像是一个少年。两人一个温雅一个清俊,一个淡漠一个含笑,倒是让这些日子受了惊吓的少女有些恍然。至少...这两个看起来都不那么凶神恶煞。

  谢安澜道:“姑娘,你不用怕,你们已经安全了。你的伤...不要紧吧?”

  女子一惊,错愕地看向谢安澜。那些人虽然鞭打她,但是因为她们还有大用,绝对不会伤到诸如脸或者手上之类的地方的。她身上穿着干净的衣服,这少年怎么知道她受过伤?

  谢安澜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道:“那天晚上我也在,只是...当时无法阻止,实在是抱歉...”

  少女愣了一会儿,才缓缓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该多谢公子才对。如果不是公子,说不定我们现在......”宁愿一死也不愿被迫沦落风尘的女子性格自然比寻常的闺中女子坚强刚烈的多。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反倒是想的更加明白了。这个少年看上去说不定比她还小一些,这庄子里这一天死了多少人?多么凶险?她怎么能苛求这个少年当时没有出来阻止?这少年公子若真的热血上头跳出来阻止了,不会成功不说她们的处境只怕还会更惨。更不用说,说不定根本就不会有这些坏人都被伏法的一点。

  女子抬手有些粗鲁的抹去脸上的眼泪,“公子,谢谢你!”

  谢安澜摇摇头,“你们且再忍耐几日,官府会让人送你们回家的。”

  “回家?”女子有些茫然,她们真的还能回家吗?经历过了这些事情,就算是她们本身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更加不堪的事情,但是...家里的人还能接受她们么?看着女子茫然的模样,谢安澜也只能在心中摇摇头无奈地叹息。陆离见她们话说得差不多了,方才开口道:“走吧,该用膳了。你伤的不轻,回京之后不许再到处乱跑了。”

  谢安澜无奈的耸耸肩,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喧哗,两人立刻转身出门。却见一群士兵押着一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和几个男子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同样装扮一看就不是良家女子的美丽女子。谢安澜微微眯眼,她已经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那日在古塘县妓院里接收那些被拐骗女子的老鸨。

  谢安澜有些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陆离道:“曾大人不打算带那些女子回京,今晚在这里审问完整理好户籍,直接让人送他们回去。古塘县领于敏光也已经下狱了,这庄子里事情多大家也懒得再去古塘县衙,就直接在这里办公了。”

  “原来如此。”谢安澜点头,思索了一下,问道:“这么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到底谁是幕后主使者?”这么大的事情,特别是兵器铸造的事情绝对不是寻常人可以做的。再联系道突然驾临的三位王爷,谢安澜觉得幕后主使者只怕就是这三位中的一个。这其中...自然是怀德郡王最可惜。倒不是因为他本事大或者有什么破绽,而是陆离原本就是奉昭平帝之命调查他的,如今古塘出事他又出现在这里就由不得谢安澜不多想了。

  陆离微微点头道:“或许...幕后主使者未必只有一人。”

  “你是说?’谢安澜挑眉。

  陆离问道:“你觉得郭威跟追杀你们的人,真的是一路的么?”

  谢安澜眨了眨眼睛,道:“这个...不好说。不过那些人确实不是军中的人也有点奇怪。有飞羽营这么一个大杀器在,幕后主使者何必再令派杀手?这些杀手...倒像是比飞羽营得到的消息更快。我们在山里遇袭的时候,飞羽营只怕还没到这里,但是,那些黑衣人却似乎早早就等在那里等着灭口了。”

  陆离道:“不必多想,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后面也没有我们多少事了。如果这样还查不出什么来,那就当真是一群饭桶了。”

  听着陆离的话,谢安澜不由莞尔一笑,“他们自然比不上陆四少运筹帷幄啊。”

  陆离看着她,轻声道:“但是这次,我却有些后悔了。”

  “我真的没事。”谢安澜道。

  “我知道。”

  一个承天府的衙役快步而来,沉声道:“陆大人,曾大人有请!”

  陆离微微蹙眉,谢安澜拉住他道:“大概是曾大人要审那些女子的事情,咱们也去听听。我能去么?”

  陆离看了她一眼,沉默地点了点头拉着谢安澜往曾大人等人办公的地方而去。

  整个庄子里最宽敞的一个房间里,人来人往忙碌非凡。房间里好几张桌子上都堆满了各种卷宗,有人正低头忙着翻阅卷宗,有人正在霹雳巴拉的拨弄着算盘算账。旁边一墙之隔,有一个门洞连通较小的房间里还算安静。曾大人和刑部右侍郎正坐在桌案后面翻阅着手中的卷宗,地上还有几个人被强压着跪到在地。

  看到陆离和谢安澜进来,曾大人立刻热情的招呼,“少雍啊,快过来。无衣公子也来了?”

  谢安澜点头笑道:“打扰两人大人办公了。”

  曾大人挥手表示无妨,“听说这里的事情最先是无衣公子来探查的?无衣公子也算是功臣,自然可以旁听。公子还有伤在身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谢安澜谢过,在陆离的下首坐了下来。

  曾大人将手中的一本册子递了过去,连连摇头道:“这些人当真是丧心病狂,从雍州之外的各个地方拐骗来美貌少女,训练有成之后以各种名义或卖或送给一些朝中官员或乡绅巨贾。只要对他们有利或者出得起价钱,他们是什么人都卖啊。”

  陆离接过来翻了翻,这是妓院里搜出来的账册,最早的已经是六七年前。但是或许操作还不熟练,一次只有两三个人,到了近两年倒是越发的疯狂了,一年竟然能卖出去百十个女子。

  刑部右侍郎也有些感叹,“牙行里的人并不值钱,倒是没想到她们竟然能利用这一行卖出暴利。瞧瞧,一个花费一百多两弄回来的姑娘,训练两个月,卖给一个富商就是四千两。竟然还有送人的,一年白送出去的也有十来个,只是不知道这些人送出去对他们有些什么好处?”

  曾大人呢轻哼一声,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好处?问问这些人不就知道了么?”

  陆离道:“他们只怕也未必清楚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这些人不过是下面办事的卒子,真正重要的机密怎么会告诉他们?想要知道只怕还要去找那些消受过美人的人,比如说郭威,比如说飞羽营那位卢将军。陆离随手将手中的卷宗递给谢安澜,一边道:“话虽然如此,不过还是审一审的好,免得漏了什么线索。”

  曾大人满意地点头道:“既然如此,少雍啊,这些人就辛苦你了。听说你今天可是没花一会儿功夫就让一个十分凶悍的女匪开口了?”陆离垂眸,淡定地道:“曾大人过奖了,这是飞羽营的刑讯高手的功劳。”

  曾大人打着哈哈笑道:“哈哈,都一样,都一样,这些人就辛苦你了,撬开她们的嘴,怎么样都行!”

  陆离沉默了一下,还是点头应是。

  刑部右侍郎笑道:“没想到陆大人竟然还有如此大才,不知可愿到刑部来任职?”小白脸心狠手辣,待在承天府那样的地方是屈才了,刑部才是专业对口的地方嘛。

  曾大人顿时大怒,拉着刑部右侍郎就要出去决斗。看着绝尘而去地两个人,陆离一时不语不知道是该骂自家上司是个不靠谱的逗逼还是老奸巨猾爱甩锅的老狐狸。

  ------题外话------

  抚摸~亲们下午二更么么哒